来自创始人的分享 – 

亲爱的EGRC支持者和朋友们,

在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,我向所有的女性资助者,支持者和朋友们¨†还有EGRC女孩们表示祝贺¨†并送上最美好的祝愿!

这是一个我们需要珍惜的节日。120年前,妇女没有选举权,大多数妇女没有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。一百多年以来,妇女们为了争取权力进行了英勇的斗争并取得了很大的成果。一百多年后,我们这个时代的女性仍在继续争取,继续奋斗,和男性追求平等。近期的MeToo运动使世界对妇女权利的认识和性别平等话题提升到了一个新水平。在这二十年,三十年之前是不可思议的。世界进步了,女性更强大了。

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我还要感谢支持女性的男性≠≠父亲,祖父,儿子,兄弟和丈夫们。女性需要你们的支持,有了你们的支持,女性可以更成功,走得更远。

首届 ” SAY NO”活动

乘国际妇女节的东风,EGRC首次发起和开展了 “SAY NO” 活动。“SAY NO” 活动的目的是对EGRC†女生提供对性知识的进一步学习,对性骚扰,性侵犯和性暴力的认识,使大家意识到女性保护自己的权利的重要性。通过有系统的学习和交流,增加自信和知识,敢于和知道怎样去应付和处理发生在自己和身边女性的类似事件。该活动是由EGRC毕业生联谊会和我们的中国团队共同发起。

我关心EGRC女孩们,包括她们身体和心理的健康。该活动将进行三周,包括由专业人士提供的在线课程,各种适用的视频和阅读材料,并由专业人士和EGRC领导者们组织线上讨论。由于网络受限,高中生的培训将在春季末进行,届时她们的父母也将被邀请参加。

Illustration of three women holding Say No! signs

待疫情结束,我们摘下口罩,互相拥抱

2020 年的中国农历新年注定是一个被历史铭记的时期。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使 14 亿人口暴露在被感染的风险之中。

而在人们惴惴不安的思绪中,最揪心的要数那些在一线直面疫情,保证人们健康的医护人员。人们称她们为 “白衣天使”。在 EGRC 的毕业生中,有不少女孩是在医院工作的医生和护士,她们的故事值得被更多人听到。

田文霞是一名甘肃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儿科医生。中国的儿科医生缺口数量近 9 万,城市中每千名儿童的儿科医师数仅为 0.57 名,在农村这个数字为 0.47 名。

文霞所在的医院平时每周门诊量超过 1 万人次。在此次疫情中,因为医院的发热门诊没有专门的儿科医生,所以医院儿a童发热门诊由文霞所在的科室承担。

大年初二接到通知,我把在哺乳期的小宝留在老家,回来上班”

文霞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大女儿2†岁4†个月,小儿子不足8†个月,还在哺乳期。

然而大年初二晚上,武汉封城之后的第3†天,文霞接到紧急通知,立刻回岗。初三一早,她把两个孩子留给爷爷奶奶,孤身一人踏上返回兰州的路。

由于物资紧缺,文霞所在的门诊部没有足够的防护措施,就这样,她一直奋战在前线。

 

疫情之下我们高中生面临的挑战

自疫情爆发,中国所有的学校都无法在寒假之后正常开学。成千上百万的学生滞留在家中。2月的第二周,中国教育部批准了在线课堂。很快所有学校都通过不同平台开启了在线教学。例如,最有名的在线平台叮叮课堂已经惠及数了百万学生,使得所有的学生都可以享有在家学习的机会。

然而,这样的机会却没有照顾到偏远山区的孩子们……

多数EGRC资助的高中生的家庭年收入低于2000美元每年,且她们的家庭支离破碎。从照片中可以看出尽管条件艰苦,她们依然在努力学习。

她们之中有些女孩没有电脑和学习桌,只有少数人有手机,有些女孩用的是她们的父母,邻居和亲戚借来的手机,还有一些女孩只能凑在一起用一部手机学习。

其中面临挑战最大的是高三女孩们,决定她们未来的中国高考即将到来。

Students.png

我们的中国团队

Our Dedicated China Team.png

From Left: Candice Zhao – Director of Operation, Daisy Gong – Senior Program Manager, Christine Zhou – Director of Development Shanghai, Elise Li – Director of Development Beijing Alina Lang – Program Manager

我对我们尽心尽力的中国团队非常欣赏,对她们的工作表现印象深刻。由于疫情的原因,她们不能外出做常规工作,但她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工作。我们安排在线常规会议,一起商讨疫情下的应对策略,活动计划的实施,组织在线学习以及电话一对一地联系我们资助的高中生。

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开启了 SAY NO 活动。

我觉得很幸运能够拥有这样一个热忱有能力的年轻女性团队。她们是EGRC女孩的榜样和领袖。